贴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贴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县域金融机构陷困境监管矛盾致村镇银行进退维谷

发布时间:2020-03-26 11:35:37 阅读: 来源:贴片机厂家

业内人士称,政策“一刀切”或造成县域经济“空心化”

记者 蔡颖 盛义 四川报道

引导信贷资源更多向“三农”和民生领域倾斜,是央行今年信贷政策总思路的重点内容。然而,《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在四川调研了解到,面对农村信贷市场旺盛需求,不少当地村镇银行、农信社等县域金融机构却受制“合意信贷规模”约束,处于有钱不能贷、不贷将受责的两难境地。

业内专家认为,近几年城市地区资金流动性过剩,出现大量投机、炒作现象,而县域地区却面临资金和资源“双流失”。全国来看,整个县域金融信贷资源在新农村建设和城乡统筹中依然明显不匹配,难以满足实际需求,这一问题在中西部地区尤为突出。监管矛盾、政策“一刀切”或将进一步导致县域经济陷入空心化僵局。

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全国已组建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和农村资金互助社等三类新型农村金融机构858家,其中村镇银行799家,分布在中西部地区有481家,占比60%。从布局来看,村镇银行数量最多的省份是辽宁和浙江,其次为四川、河南,再次为内蒙、江苏、山东、安徽、广西和广东,这十个省份村镇银行占全国数量的60%以上。

然而,受限于近两年信贷规模调控,中西部地区村镇银行发展进退维谷:如果满足央行信贷规模指标,就不能满足银监会50%存贷比下限的监管要求和享受财政部补贴的条件。

“发展村镇银行的初衷就是为了形成‘鲶鱼效应’,激活间接融资为主的县域金融。现在这些机构反而有钱不能贷,要么绕道创新,要么放弃客户,要么转移出让贷款,要么放弃存款。这导致正规的金融市场让渡给体制外的民间借贷甚至高利贷。‘三农’和小微融资难、融资贵难以缓解,大量资金还流向城市,导致县域经济发展缓慢。”四川银监局调研员文维虎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据了解,2011年起,央行货币政策的一个配套措施是信贷投放规模调控。在保证总体信贷规模的前提下,央行根据每个地区的GDP以及当地金融机构稳健性的各项指标,设定不同权重,总体计算出一个针对地区的贷款投放规模,即业内所称“合意信贷规模”,然后细化至各银行业法人机构,成为微观操作的政策性工具,在某些省份甚至被具体细化至包括农村信用社、村镇银行这类服务“三农”、小微企业的机构。

“尽管对于县域金融机构涉农贷款,银监会和财政部都给予了一些政策红利,但我们却无法享受。”四川乐山嘉州民富村镇银行行长唐有富对《经济参考报》记者感慨,“截至今年10月末,我们的各项存款余额约5.61亿元,各项贷款余额约2.3亿元,存贷比仅为41%,这意味着不仅要面临监管部门评级扣分甚至降级惩罚,设立分支机构和业务创新都要受到监管限制,并且还享受不了财政部拟承诺的300万到400万元涉农贷款补贴。而实际上,我们的总资产超过9亿元,并且有充足的资金储备,只不过已经没有央行给我们的信贷投放额度了。”

村镇银行作为新型金融机构的代表,其业务范围基本为传统的存款与贷款。政策上,银监会有规定,即在村镇银行成立后的前五年,原则上不考核75%的存贷比监管指标上限。但同时为了鼓励村镇银行把更多资金投入到县域和“三农”,银监会也相应规定,在年末给银行评级时,需要考核村镇银行存贷比下限是否达到50%。另外,财政部2009年开展对县域金融机构涉农贷款余额增量的奖励,也要求涉农贷款增速和存贷比均不得低于50%,否则不能享受补贴奖励。

按照最低50%的存贷比计算,乐山嘉州民富村镇银行还可以放贷至少5000万元。“今年央行给我们的信贷投放指标仅1亿元,即注册资本金的两倍,下半年我们力争又申请到3000万元。但是,临近年末,客户贷款需求还有6000万元,我们不能满足,由此也带来客户流失的风险。初步算下来,平均每年我们的放贷额度缺口都有2亿元左右。”唐有富进一步表示。

据调查,类似乐山嘉州民富村镇银行这样陷入窘境的中小涉农金融机构在四川不在少数,尤其是在某些县域,这种内部掌握的信贷规模正倒逼中小银行法人机构“削足适履”。

对此,人民银行乐山市中心支行一位负责人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村镇银行是新型农村金融机构,成立初期各项具体指标数据都不完善,所以我们就以注册资本金为标准分配信贷规模。成立一年的按照注册资本金一倍额度来投放信贷,成立两年或两年以上的都按照注册资本金两倍额度来投放信贷。全省都如此。当然,我们也会根据不同的需求,适当腾挪一定的额度。政策上,坚持鼓励金融机构支持‘三农’和小微企业。”

实际上,对于大型银行而言,由于其产业多、区域广、创新力强,“合意信贷规模”的内部腾挪余地较大;但相对于地方性、社区性中小银行,比如村镇银行这类机构,“合意信贷规模”调整的空间几乎不存在。

“目前,信贷规模管制与银监会监管、财政部补贴的要求已出现矛盾。但无论如何,不以市场需求为前提和不考虑金融机构差异化的规模调控,将极不利于县域金融的良性发展和市场化改革。”四川银监局乐山监管分局监管三处处长税军坦言,“当然,50%下限的监管指标也存在滞后性,也应针对不同地区和不同银行进行差异化调整。”

来自银监会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全国已开业村镇银行资产总额为3190亿元,资本充足率达28.6%;贷款余额1782亿元,农户和小企业贷款余额分别为600亿元和841亿元,整体占银行业涉农贷款总额2%左右。此外,上半年,全国村镇银行不良贷款率为0.2%,拨备覆盖率达860%。一系列数据都表明,村镇银行支持“三农”和小微企业存在巨大的潜力和空间,而这都将依托于县域金融改革的推进。

“县域是工业经济、农业经济和服务经济的一个交汇点,是中国城市化下一步积极推进的一个重要载体。”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认为,“县域金融体系的构建,一方面需要放宽对县域金融机构的准入限制,适度扩大对民间资本及外资的开放程度,吸引多渠道资金进入县域金融市场;另一方面则要放开对县域贷款利率管制,推行县域金融利率风险定价机制,增加县域信贷市场的竞争性,灵活满足县域金融需求。”

德胜门中医院李文霞专家咽炎的症状有哪些

日常生活中为什么会得癫痫呢

蚊虫叮咬是如何导致白癜风发病的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