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贴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何展宏婆媳罗生门[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0 16:06:30 阅读: 来源:贴片机厂家

从今年起,本刊“警营文化”版推出一个新栏目,参照高考试卷的作文形式,并融入网络时代的互动性,力争打造一个大家共享的交流空间。诚恳 期待您的参与。 ——编者

请根据素材,续写下文(限1500至2000字)  刘丝羽在单位是个处级干部,大事小情忙得头昏脑涨。回到家里,被大字不识的婆婆指使的像陀螺——老人身体不适,让她陪着去医院;见电视剧里老太太的帽子好看,立马叫她想法买一顶。 这天,下属小高酒驾撞人后逃逸,在全体民警会上,局长责成她写检查,刘丝羽内心正窝火,手机响了,是婆婆打来的,让她准备回老家的礼物……   何展宏  当刘羽丝她听到婆婆派的任务后,一口闷气从心头上涌,在喉头打了几转又生生咽了回去,咬了咬牙,闷声闷气也不知对谁说了句:“我不舒服,先回屋了。”头也不回地进了卧室。  她不是没有脾气,但她更明白家和万事兴的道理,丈夫在机关大院是出了名的“连轴转”,她不能再给丈夫压力,女儿考研在即,又不能让女儿分心,这份苦她又能找谁说去。自己的父母远在厦门不能尽孝,却得在这里受婆婆的吆五喝六,她越想越觉得委屈,拿起电话想了想,第一个把丈夫排除在外,不用打都知道,他第一句话肯定是那副四平八稳的官腔架子:“这个嘛,原则上……”  给弟弟刘天拨通电话,找个由头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刘天从小被姐姐带大,虽然事业有成,但长姐如母也得好好受着,还得不停地赔不是。  有出气筒效果就是不一样,一番呵斥后刘羽丝心情好了不少,临了说了一句:“你再去厦门看爸妈别忘了给人家带点东西。”  刘天挨了一顿没头没脑的臭骂,最后一句就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去厦门明明给父母买了不少东西啊,转念一想明白了,姐姐的婆婆是漳州人,离厦门不远,感情姐姐是惦记着婆婆啊,哎,这事还真是自己没办好,得嘞,明天赶紧补救吧。  第二天一早单位就来了电话,上级单位来核查下属的事情,刘羽丝匆匆忙忙地做好早饭,来不及端上桌就奔单位去了,只剩下女儿肖雅和婆婆在家吃早饭。  才吃了一口豆腐脑儿,肖雅俏丽的脸蛋就挤成了苦瓜,“这是什么味儿啊!呸呸呸!”一手使劲扇着,一手又舀了勺豆浆,这一尝都快哭出来了:“妈妈真是的,盐和糖都搞不清了!奶奶你别吃了,我重给你煮……”再一看奶奶,一双明眸渐渐瞪圆了起来。  奶奶不仅没有一点反感,反而吃得很香甜,甚至比以往吃得快了不少。  “奶奶,这您也能吃?”  奶奶连喝了两口豆浆,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长长舒了口气,露出留恋的神色:“我们老家那边就是这么吃的,甜豆腐脑儿,咸豆浆,已经十几年没尝过这味儿了,羽丝这孩子有心了……”想了想接着说,“小雅,给你姑姑打电话,让她晚上过来吃饭。”  正聊着,敲门声响了,肖雅打开门:“舅舅?”  刘天从门缝里探进头来,小心翼翼环顾了一圈:“你妈没在?”  “没有,上班去了,咦?舅舅,你怎么这么像黄鼠狼,不不,像老鼠给猫拜年啊?嘻嘻。”   “去去去,小丫头片子懂啥。”一听说姐姐没在,刘天底气就来了,“还不给你舅舅我泡茶去!诶?伯母,我前两天去了趟厦门,我姐让我给您带点老家的特产,催着我让我早点送来!”一边说着,一边拎着大包小包走进屋里。  刘天走后,老人家颤颤巍巍地摸着那些大大小小的特产包装袋,长吁短叹,也不知在想什么。肖雅很快就撅起了小嘴,显然这些粉粿、桂圆干、双糕润、鱼干什么的引不起她什么兴趣。  老人家泡了一壶茶,系上围裙,开始忙碌。  华灯初上,今天比昨天更加疲惫,真有那么一刻刘羽丝觉得自己就撑不下去了,她甚至不敢打开那扇属于自己的房门,因为她不知道如果今天婆婆再“发难”她能不能忍得住。  稳了稳心神,打开门,呆住了。房间里弥漫着饭菜的香味,厨房里还有锅铲的碰撞声,婆婆快步走来,脸上对着慈爱的笑:“羽丝啊,回来啦,快换衣服歇会儿,今晚你别管,全交给我了。”   “妈,这……”   “快喝点红茶暖和暖和,咱家这儿的水不好,泡不出茶的味道来,我买了桶矿泉水,你尝尝喝不喝得的惯。”把刘羽丝拉近屋里,婆婆又去忙活了,小姑子打了个招呼也跟着去帮忙了。   直到饭菜满桌,刘羽丝双眼依然有些发呆。  沉默终于被打断。  婆婆首先开口了:“哎,羽丝,我知道你这些年不容易,你能耐大,我一个乡下的老婆子能有你这样的儿媳是我修来的福分。”   “妈,您,您别这么说,我……都是我该做的。”   “哎,这么多年来我看在眼里,你做得比别人要好得多,按说我也该放心了,该回老家了,可是这人处着处着就习惯了,就离不开了。”婆婆一边叹息一边回忆着,“你和刚子结婚的时候,我不放心,你是大学生金贵啊,我寻思着家里的粗茶淡饭得有人张罗,我就跟你们来了,这日子啊,过着过着人就老了,二十多年了,人都是有良心的,我老婆子不傻,这二十多年来,我照顾你,没有你照顾我多啊。你没嫌弃我这个老婆子,你还惦记着我……”说着说着有些哽咽。  刘羽丝眼圈也微微泛红,这些掏心窝子的话让她对婆婆的和芥蒂烟消云散:“妈,您说什么呢,孝顺您是我的本分,这么多年来您把我当亲女儿一样,我也得像亲女儿一样伺候您啊。”  婆婆看了眼小姑子,手搭在她手背上:“妮儿啊,说句话你别怪妈,跟你哥和嫂子住得久了,妈就习惯了,妈早把你嫂子当自己亲闺女了,想跟她说话,想和她弄弄花,想和她买买菜,有时候也想唠叨唠叨,有什么事也想找她,这么多年都习惯了啊,有时候啊,妈真的觉得你嫂子比你这个亲闺女还亲啊,羽丝啊,你不怪妈吧。”  “妈……”刘羽丝这一声叫破了音,原本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不自觉地掉了下来,“咱们是一家人,您说这干啥啊……”   “羽丝啊……”婆婆抹了抹眼角,接过小姑子递来的纸巾攥在手里,“妈自问对得起刚子,对得起妮儿,妈就觉得,对不起你啊,有时候妈也想,人家又不是你亲闺女,人家凭什么这么对你啊,妈也想过回漳州老家,可是妈不能走啊,妈想好好照顾你啊……”泪珠顺着皱纹的沟壑流了下来。  刘羽丝的肩膀不可抑制地颤动起来,眼泪再也止不住:“妈……”   “住口!”一声暴喝,餐厅门推开了,肖刚黑着脸闯进来,皮包往桌上重重一摔,瞪着眼盯着刘羽丝,他刚回家就在外面听见妈说“回老家”什么的,一进来又看见老母亲又哭了,身为孝子的他怎么能忍,指着刘羽丝低吼:“你还说什么说!你还有脸说!”  刘羽丝真哭了。  “你还有脸哭!你给我闭嘴!”肖刚阴沉着一张黑脸。   “你给我闭嘴!”  还没反应过来,后脑就重重挨了一下,回头一看,只见母亲手里攥着笤帚,气得直哆嗦。   “妈,我给你教训她……”母亲发威,肖刚气焰顿时矮了半分。   “你……你这个不肖子!”老母亲抖得更厉害,脸气得发白,要不是小姑子拦着估摸着又是一顿笤帚,“你……你给我跪下!”   “啊?”   “跪下!!”老太太发威了。  “妈……”刘羽丝急忙来劝。  “跪下!”老太太狠劲上来了,挣开小姑子又给了两笤帚。  母命难违抗,肖刚直挺挺跪下了。  刘羽丝和小姑子面面相觑。   “奶奶我回来了!好香啊!”肖雅蹦蹦跳跳走了进来,一见这场面立马呆住,奶奶和妈妈都哭了,一向黑脸的老爸跪在地上,这不用想都知道怎么回事啊。  “爸爸!你……你太过分了!你一回来就让奶奶妈妈生气,你……你别回来了你!”  肖刚瞪着两只茫然的眼睛:“这个嘛,原则上……”(作者单位:冀中公安局辛北分局)

三级眼科医院?

如何正确滴眼药水?

北京市专业处女膜修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