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贴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欧债危机警报暂解病根犹在

发布时间:2020-07-13 14:49:34 阅读: 来源:贴片机厂家

直到27日凌晨4点,以法德轴心为一边、欧洲银行家为另一边长达10个小时的艰难谈判,终于达成了协议,避免了希腊的破产。欧洲私人银行接受减记1000亿欧元的希腊债务,占希腊主权债务50%左右。在达成这一协议后,欧元区17国元首一致同意将支付欧洲主权债务的欧洲金融稳定机制,从目前的4400亿欧元提高至10000亿欧元,而且各国均承诺将预算赤字不得超过3%的黄金准则写入各国宪法,以求欧元区各国达到收支平衡。这样,欧元得以继续在债务的重压下苟延残喘。但就连最乐观的欧洲经济学家也承认,这只是一个最低水准的妥协,欧债危机的噩梦远未结束。

特别是在解决欧元区最关键的问题上,这次峰会没有做出决定性的决策。“欧罗巴联邦”或“欧罗巴合众国”的影子都没有出现。统一经济和预算政策、统一税收等迈向“欧洲经济政府”的步调,明显比解决欧元的燃眉之急的步子要小得多。一小批国家勉勉强强地接受欧盟向他们的预算“投上一眼”,并时不时“监视”一下其执行情况。但这既无约束性,也没有任何条约限制。在这个问题上,本届峰会可以说是令人失望的。

天文数字般的希腊债务对欧洲银行“小菜一碟”

从上周日至本周三连续两次召集欧盟峰会,已经令世人吃惊;然而更令全球瞠目结舌的是,昨天的欧盟首脑峰会的关键性人物,除了欧盟元首和政府首脑,居然是欧洲私人银行家!他们与法国总统萨科齐、德国总理默克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等平起平坐、讨价还价了整整10个小时,才勉强接受取消他们所拥有的50%希腊债务,共约1000亿欧元。不过,别看这一天文数字对普通民众来说是多么可怕,甚至对希腊这样一个主权国家也压得其喘不过气来,甚至影响到欧元的生死存亡……但分摊到欧洲各个债权银行上却只是“小菜一碟”。如法国巴黎银行将取消的债务额为88亿欧元,而其今年第一季度的赢利就已达到97亿欧元,也就是说少了一个季度的利润而已。由此细节可看出,究竟谁才是统治欧洲的真正主人!由此也可以理解,欧洲“愤怒者运动”为什么将矛头对准金融垄断财团……

正是有了这一妥协,希腊国家负债率将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60%降至120%。但就是这一负债率也仍然超过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的60%的整整一倍。由此可理解希腊债务危机的严重性。要是再把目光转向逐渐接近希腊的意大利国家债务的话,难怪近几个月来关于“欧元还能存活多久”会成为人们谈之色变的话题。除免除50%的债务以外,欧盟还将向希腊提供1300亿欧元的资金。而这笔巨额资金将需要来自新兴国家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现金支持。要知道,希腊对于欧元区经济来说,只是很小的一个组成部分。问题是意大利目前也开始步入危险区。欧洲经济专家们一致同意,要想威慑金融巨鳄们不把意大利作为下一轮投机对象的话,欧洲金融稳定机制必须拥有20000亿欧元的资金才能起作用。为此,该机制的总裁克洛斯•雷格林将于本周五飞往北京,而法国总统萨科齐今天也致电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

归还债务本金像“童话”中国借钱给欧洲需谨慎

但问题是,欧元区到底需要注入多少资金,才能使欧元完全走出危机?法国一国银行拥有的意大利和西班牙债务就高达470亿欧元,如果加上全部“欧猪五国”债务的话,法国银行所谓债务“风险敞口”高达6700亿欧元。而法国经济增长率在今年第二、三季度均为零。一方面债务风险巨大,另一方面经济复苏不振,如何才能走出危机,令人不能不担忧。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将法国列入观察对象,并非偶然。本次峰会解决的,仅仅是一时能够应付目前支付利息和资金周转造成的危机而已。至于如何才能重振欧元区经济,使欧元区经济能够走出负增长、零增长或低水平增长的陷阱,从而使国家能够重新赢利,以归还债务本金,那更像一个无比遥远的童话……

在这种情况下,要求中国出资购买欧洲国家债务,无疑是颇为大胆的。作为已经拥有欧洲债务高达数千亿美元之巨的中国,到底面对的是一个无底洞,还是一个使国家巨额外汇储备多元化的机会,正在引起国内外专家们的激烈争议。法国媒体报道称,欧洲方面回应中国方面提出两个条件,一是在出现破产危险时提前通知中国,二是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做中国投资的风险担保。但这些消息几乎都得不到确切的证实。欧洲债务和欧元危机可以说陷于空前混乱的信息风暴之中。不要说非金融界的局外人,就是专家们现在也是“百家争鸣”、各执一词,真伪难辨。令人称奇的是,欧洲人一方面要求中国出资购买欧债,另一方面居然还理直气壮地指责中国为什么不购买更多的欧债。如一名法国左翼社会党议员在电视台公开宣称,我们不求中国,而是中国应该帮助我们。其理由是:中国购买了大量美国国债,因为美国是中国商品的大顾客。而欧洲是中国商品的第一大顾客,所以中国也应该购买欧洲顾客的债券。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位议员表示,欧洲“不能接受中国随之而提出的条件……”,这就好像说,中国要借钱给欧洲,还必须继续听取欧洲的教训。这是今天世界最为荒诞的现实之一。

在法国巴黎的街头,大多数货币兑换所都已经能够直接兑换人民币,尽管从理论上来说,人民币仍然是“不可自由兑换货币”。在这一事实的面前,已有专家提出,对于中国来说,投资欧洲债务也许是必要的,但更应该考虑的,也许是人民币在其中的角色和作用。为防止欧元如美元一样贬值,使中国花出去的每一分投在欧元债务上的钱每一秒都在贬值,为什么不直接贷款人民币给欧洲人呢?(记者 郑若麟)

铁岭订制职业装

黑河西服定制

成都定制西装

相关阅读